GeneLife集团 > 集团简介 > 自然医学
「自然医学」「系统生物学」「系统医学」「整合医学」
 
CytoThesis BioEngineering Research Group 「细胞修复生医工程研究集团」1990 成立于 Chicago, IL, U.S.A. 美国芝加哥,系专注于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的生命科学应用研究,专责运用全球独家最有成就的细胞分子生物学 (Cells & Molecular Biology)、生物动力学 Biomechanics、生物工程学 BioEngineering、生物流变学 biorheology、细胞动力学 Cytokinetics 、神经动力学 Neurodynamics、血液动力学 hemodynamics、生物药物代谢动力学 pharmacokinetics,创作全球独家活性多胜肽本草配醣蛋白处方,运用以各别细胞致病成因项目所研发完成的百余组GeneLife PPD分子生医处方 (Molecular BioMedicine Formula),更进一步组配个人(就医者或会员)整合疾病与健康总体量身打造,多元组配成每一位就医者个人专用的「总体医疗处方」GeneLife MediFormula,激细胞电泳 motivate Cell Electrophoresis ,活化细胞离子网关 activate Cell Ion Channel 、 细胞修复 cytothesis、促进谷胱甘酸移转酶的活性 Glutathione S-transferase (GST) activity,促使 T 细胞的 Helper CD+4 能绑住 MHC II-Peptide Complex ,活化 CD8+ Cells 作为「胜肽辨识器」,去破坏癌细胞与群聚寄生细胞的病毒 (to actuate the helper T-Cell to bind MHC II-Peptide Complex to activate CD8+Cells for Peptide identification functioned as a recognizer to destroy any cell hosting virus and mutant cells),以运用细胞生理学 cytophysiology 促进细胞动态平衡 stimulate cell homeostasis,创造最强大的全能细胞 totipotent cell,彻底根除「致病成因 Pathogenesis」,促使『疾病』自然水到渠成的减除或消灭,达到维护人类自然健康,总结完成「生命一手总揽」健康与疾病的解决方案
 

(* 生物流变学 biorheology :研究生物体内血液、黏液及其它体液 cytokines 的流动与变化 ) 化学药物 (Chemical Drug) 处置人类生命健康,在二十世纪的百年来,在根本的救济解决上,几乎已被证实是失败的。因为人类生命与疾病的最大梦魇与难题 —— 化学 ( 西 ) 药物对人类疾病所衍生的「抗药性」与「副作用」,此恶性循环链接的紧箍咒,也正是全球人类「健康维护」与「疾病解决」的最大挑战。

 

而二十一世纪救济人类生命的维护健康与解决疾病,我们已证实唯一解决之道正是:系依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法则,在系统生物学(Systems Biology)的架构催化下,揭露出次系统交互作用Subsystems Interaction的全貌,完整呈现细胞致病路径(Cellular Pathogenetic Pathway)作用机转(Mechanism of Action),诞生了系统医学(Systemic Medicine)「保健」与「疾病」的总体「新」整合医学(Integrative Medicine)解决新趋势。

 

所谓 Nature Medicine 自然医学

就一般简浅易懂的方式,「Nature Medicine 自然医学」可概略大分为:体内的「生理」自然医学与体外的「材料」自然医学。体内的「生理」自然医学可用总体生命的「生物医学」来表达,体外的「材料」自然医学可用总体材料科学的「生物科技」来诠释。就『生命科学』本体而言,『生物医学』是其探究生命核心、揭开生理生物性千变万化的「软件」科学,『生物科技』则是其依存所需材料应用的「硬件」科学。尤其整个浩瀚生命核心的基因、 DNA 、分子,生理生物性细胞、血液、神经的千变万化,正是如人类揭开宇宙面貌最伟大的物理科学发现「宇称不守恒」总体反应表达的现象。

 

生物医学:是唯一能将尖端「生物科技」所制造出来单一最高级医药用原材料,应用于人体生理医学、临床医学、病理医学、药理追踪、、、之基础研发至少 5 至 10 年以上的实证后,才能调配形成可应用于人体病理医学 ( 药剂研发 ) 复方处方之枢纽关键的生命科学。

 

生物科技:是运用「生医基因工程科技」与尖端生产科技的创造应用,研发制造出单一最高级医药用原材料,并经历万里长征式的最少 5 至 10 年以上临床试验成功研制后,才能应用于人体的生命科学。

 

没有『生物医学』为主轴,『生命科学』之探究将不得其门而入。
没有『生物医学』揭开生命面貌研发的成就,『生物科技』所成就的医药材料将无用武之地;

 

集团医学科学家Dr. Shiue在2002年震撼上海演讲 -「生物医学」与「生物科技」的定位厘清 (English)里,将有很震撼的感想:东方医药科学方向的何去何从?

 

「宇称不守恒」“ Parity Non-Conservation ”,是全球华人的骄傲,因为「宇称不守恒」正是全球顶尖知名、 1957 年诺贝尔物理科学奖得主杨振宁与李政道科学研究最伟大的成就,也是华人首次的诺贝尔奖。同时在此必然另提一位也是全球华人的骄傲、全球顶尖知名的实验核物理女科学家吴健雄博士为此实验首次通过验证,这才证实了杨振宁与李政道「宇称不守恒」的物理科学理论,推翻了物理学泰斗爱因斯坦 1905 年在瑞士发表的守恒论 ( 质能守恒论: theory of energy-mass conservation ,就是「质量不灭」定理 ) ,轰动全球。她有「中 国居礼 夫人」之称的全球封号、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是美国物理学会第一位女会长、二次大战美国 “ 曼哈顿计划 ”入选七人科学小组中唯一一位的女科学家。杨振宁、李政道、吴健雄这三位中国华人的科学合作成就改写了人类宇宙科学历史,值得全球华人相传歌颂记载。

 

「宇称不守恒」的全名为: “弱相互作用下宇称不守恒”,此理论的实验,更可以理解证实 DNA 细胞弱相「分子」相互作用下「自然的生物性」不守恒的变化万千!更可以解释:为何像奈米级如此小的微生物病毒「自然的生命活动反应」就能主宰相对庞然大物的人类身体,这也正是「GeneLife 生医工程馆」的「Nature Medicine 自然医学」另二研发单位:「病毒译码」VirusDecoder BioMedicine (Labs) Group与「美国生物医学研究集团」US BioMedicine Research Group 紧追不舍研究的科学大案 http://virusdecoder.com and http://biomedicine.us

 

至此,益发深刻明了「给全球医师的公开信」内容:分析「病理」与「生理」互动关系的GeneLife系统医学与整合医学是如此的坚难!感受「疾病」的解决是何等不易!愈真实体会平常的「健康」维护是何其重要! 这也正是GeneLife系统整合医学体系的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总体面貌。

 

以「宇称不守恒」揭开「Nature Medicine 自然医学」

『「弱相互作用下宇称不守恒」,正是证实当时宇宙间已知最小「原子」基本粒子不守恒「物理性」的重大发现;然而殊不知,「分子是由原子所构成」,而分子的「自然生物性」相互作用集结后再组成生物细胞,因此所有「细胞的分子活动」理应皆有「不守恒」的「生物性」反应表现!』。因本集团五国系统生物学科学菁英团队中,有顶尖的华人科学家参与其中,在集团分工研究之过程中,每当遇到瓶颈,时常会以此题论,提醒所有科学研究讨论的深层思维,有如黑夜研发舵手心中的方向明灯! 25 年来我们有幸遵循着它;也是它 —— 「宇称不守恒」,理念引导本集团 25 年来「Nature Medicine 自然医学」生医工程研发,促成重大的成就突破。

 

从「生医馆快报」里的文章:「一个实验室7个诺贝尔医学奖」,读者将可细心的欣赏与赞叹:仅一个实验室的成长衍生历程,就几近完美的囊括全球一切最伟大的科学成就,正是如此的过程与含括:如果没有芦瑟福(Ernest Rutherford)的放射研究和第一位发现原子架构理论theory of atomic structure而获得1908年诺贝尔化学奖,就没有布拉格父子(William and Lawrence Bragg)运用前辈芦瑟福(Ernest Rutherford)的放射研究,发展出X线衍射分析晶体架构而获得1915年诺贝尔物理奖,就没有肯杜鲁(John Kendrew)运用前辈布拉格父子crystallography结晶学与原子架构理论的成就,最早的解出蛋白质原子架构atomic structures of proteins myoglobin(肌球蛋白)其负责转运氧气进入肌细胞的发现,与Max Perutz's 调查proteins haemoglobin(血红蛋白),而使二人共同获得1962年诺贝尔化学奖。也不会有细胞DNA发现的先驱者罗莎琳.弗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运用前辈布拉格父子X线衍射分析晶体架构的成就,研究出X光线结晶学X-ray crystallography的超高技术,拍得DNA立体结构,促成华生(James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Crick)1953年直接依此推论而发现DNA的立体结构 ─ DNA双螺旋结构DOUBLE HELIX,并成功的架构出DNA模型而获得1962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开启分子生物学的领域。没有罗莎琳.弗兰克林X光线结晶学的超高技术,促使Maurice Wilkins改进阴极射线管cathode-ray tube在雷达上运用的效果,就无法成就二次大战美国「曼哈顿计划Manhattan Project」原子弹的制造。

 

从「原子的物理学」到「分子的生物学」,因此科学事实过程的成就,更促使后生晚辈的GeneLife系统生物学医疗集团的生医工程团队1980-2004的科学研究,如履薄冰的细心遵循前辈的科学成就,万里长征的科学研究接棒,投入应用科学研究,延续发扬光大前辈的基础科学成就,完成人类「生命一手总揽」健康与疾病的解决方案,实现所有科学家的梦想 ─ 所有科学研究成果,最终都能有所贡献的到达人类身上发挥其效率与效能。

 

现今,全球系统生物学仍正如火如荼的研究中。在此,本集团给予全球研发心得的分享回馈:锁住它 —— 「宇称不守恒」。